<listing id="jrljp"></listing><listing id="jrljp"><del id="jrljp"></del></listing>
<cite id="jrljp"><strike id="jrljp"><th id="jrljp"></th></strike></cite>
<cite id="jrljp"><video id="jrljp"><noframes id="jrljp"><menuitem id="jrljp"><del id="jrljp"></del></menuitem><cite id="jrljp"><i id="jrljp"></i></cite>
<var id="jrljp"><i id="jrljp"></i></var>
<address id="jrljp"></address>
<cite id="jrljp"><span id="jrljp"><address id="jrljp"></address></span></cite>

上海全面掛網公開議價 仿制藥、醫保藥店超“紅線”將鎖定
2018/10/8   來源:醫藥經濟報  閱讀數:

    9月30日,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發布《關于全面實施藥品掛網公開議價采購的通知(滬藥事〔2018〕51號)》(以下簡稱《通知》),提出為探索以市場為導向的藥品采購新機制,上海將針對納入《上海市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17 年版)》范圍內的藥品,全面實施藥品掛網公開議價采購工作。

    全面掛網公開議價制度落地,無疑意味著徹底敲開了上海藥品市場大門。業內人士指出,隨著掛網議價相關制度體系升級,藥品采購的品種“進入、退出”將日趨常態化,同時,通過加強事中、事后監管,科學設置“紅黃綠”警示機制,加強公示質詢約談等制度,將促使上海醫藥環境得到市場機制和監管科學的有效平衡,從而為探索新時期醫藥采購制度積累經驗。


    仿制藥價設紅線


    早在9月19日召開的“上海市醫保目錄藥品全面公開掛網議價工作吹風會”上,在分類采購藥品招標的基礎上深化探索市場化采購模式,將價格的形成機制放給市場自行決定,同時強化監管的范圍與力度,導向已經十分清晰。


    吹風會上,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醫療保障處副處長龔波解讀政策是對于價格維護、議價結果、價格監督三者的分工做了具體的界定。“生產企業負責新申報藥品和已中標、掛網藥品的價格維護;市藥事所推送15省市采購價,本市醫療機構議價結果;價格監管部門對外省市價格及議價結果進行監管。”


    有別于近年來上海開展的一系列招采動態調整工作,此次全面公開掛網議價僅用 “紅線”約束價格形成,明令“議價結果高于紅線的,系統議價鎖定,議價結果無法校驗通過。”從而真正將動態調整工作日常化,并在此基礎上全面開放議價,上海藥采環境必將產生巨大影響。


    行業普遍認為,上海放開醫保目錄藥品自由議價參與市場競爭,而在國家醫保局牽頭的“11省、市帶量采購”即將啟動之際,上海先行落地全面掛網公開議價,意味著未來“帶量采購”將可能走得更遠。


    “表面上看,全面掛網對于每一家企業都有機會,但區域市場依然殘酷,競爭將更加趨于白熱化。”某企業營銷負責人表示,無論是仿制藥還是原研藥,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價格和利潤空間將得到進一步壓縮,企業的生存難度將增加,尤其對于寄希望全面掛網公開議價方式進入上海市場的新增品種,將帶來不小的考驗。


    《通知》還對價格管控措施設置了常態化的“約談”機制:市藥事所將按季度匯總信息梳理情況,必要時向頻繁收到黃線提示但仍執行議價的定點醫療機構提出質詢,同時將有關情況報送醫保監督管理部門啟動約談。


    三色監管線:


    綠線:該藥品本市醫療機構議價結果最低價與該藥品十五省市最低采購價兩者取低的價格;


    黃線:①原中標價或掛網價;②人社部藥品編碼標準庫內同一編碼品種的藥品在本市醫療機構議價結果最高價;


    紅線:①列入《中國上市藥品目錄集》的通過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藥品及按化學藥品新注冊分類批準的仿制藥品,紅線對應原研藥品議價結果最高價;②其他全面掛網公開議價范圍內的藥品,紅線對應十五省市平均價(十五省市平均價是指十五省市最高價與最低價的平均值)。


    醫保藥店將洗牌


    《通知》還對醫保定點藥店的藥品做出了要求:自2018 年10 月1 日起,限藥店藥品掛網申報窗口關閉,待醫保定點醫療機構全面掛網公開議價方案穩定施行后,市藥事所將適時啟動醫保定點藥店藥品全面掛網公開議價采購工作;在醫保定點藥店(醫保柜臺)銷售的藥品需由醫保定點藥店與藥品生產企業自行議價成交;


    除此之外,《通知》指定議價價格需參考同品種藥品在定點醫療機構的議價價格;對于企業確認只在醫保定點藥店銷售的部分藥品,需由市藥事所審核通過后方可開放議價。對于醫保定點藥店掛網公開議價品種,《通知》也給出了明確定義:


    ①同企業已有同品種藥品在定點醫療機構議價銷售的,經審核通過后推送至陽光平臺開放議價。


    ②同品規已有其他生產企業在定點醫療機構議價銷售的,經審核通過后推送至陽光平臺開放議價。


    ③確認只在醫保定點藥店銷售的藥品(同品種無生產企業在醫院議價銷售的藥品),需由一家連鎖醫保定點藥店或三家單體醫保定點藥店提出采購申請。


    同時,對于單個品種或品規的議價價格,《通知》提出僅對該醫保定點藥店有效,其他醫保定點藥店若要采購,仍需議價,且設置了“黃紅”議價提醒:


    黃線:人社部藥品編碼標準庫內同一編碼品種的藥品在醫保定點藥店議價結果最高價。


    紅線:①該藥品十五省市平均零售價。(十五省市零售價指十五省市采購價按差價率折算后的零售價;十五省市平均零售價指十五省市最高零售價與最低零售價的平均值。)②該企業同品種藥品本市醫療機構議價結果最高價按差比價規則折算后的零售價格。


    不難看出,醫保定點藥店的常態化監管正在提上議事日程,藥店零售市場“終端攔截高毛利”的傳統營銷模式將受到一定程度的沖擊;硬幣另一面,打通院內院外,也將更加有利于推動醫藥分開改革進程,為處方藥院外市場帶來新機遇,給院外零售市場發展帶來新空間。


    業內人士預計,上述方案一經正式實施,醫保定點藥店和上海本地醫療機構的渠道銷售與品種價格將形成整體化聯動(按差比價規則折算);另外,藥店價格還會受到15省市的價格掣肘,大批藥品的價格及銷售將面臨洗牌。


    編輯:Rae
偷渡到缅甸怎么生存

<listing id="jrljp"></listing><listing id="jrljp"><del id="jrljp"></del></listing>
<cite id="jrljp"><strike id="jrljp"><th id="jrljp"></th></strike></cite>
<cite id="jrljp"><video id="jrljp"><noframes id="jrljp"><menuitem id="jrljp"><del id="jrljp"></del></menuitem><cite id="jrljp"><i id="jrljp"></i></cite>
<var id="jrljp"><i id="jrljp"></i></var>
<address id="jrljp"></address>
<cite id="jrljp"><span id="jrljp"><address id="jrljp"></address></span></cite>

<listing id="jrljp"></listing><listing id="jrljp"><del id="jrljp"></del></listing>
<cite id="jrljp"><strike id="jrljp"><th id="jrljp"></th></strike></cite>
<cite id="jrljp"><video id="jrljp"><noframes id="jrljp"><menuitem id="jrljp"><del id="jrljp"></del></menuitem><cite id="jrljp"><i id="jrljp"></i></cite>
<var id="jrljp"><i id="jrljp"></i></var>
<address id="jrljp"></address>
<cite id="jrljp"><span id="jrljp"><address id="jrljp"></address></span></cite>